“好吧,那我从现在开始,也不要做晚睡党了,我要做一个早睡早起的乖宝宝。”

   厉擎苍成功的忽悠了傅遇竹。

   傅遇竹同样傻乎乎的被忽悠了。

   舞台上的叶甜心,自信飞扬。

   她像是一颗星星,耀眼又夺目,让人移不开眼。

   厉擎苍觉得自己变成了叶甜心的小迷弟。

   “甜心,你是天生为舞台而生的。”

   厉擎苍看着傅遇竹在给叶甜心卸妆,他低声道,“这已经是最后一次彩排了吧?”

   “不是,还有最后一次带妆彩排。”

   叶甜心看过春晚的彩排表,到春晚正式录制时,还有最后一次的彩排,而且春晚的每一次彩排,都是极为认真的同步录制,为的就是万一当真正直播时,假如发生直播事故,那就会同时将彩排时录播的片段切换到信号上。

   “怎么这么麻烦?”

   每一次从化妆都结束,都要好几个小时。

   长发动人清纯可怜的小清新美女

   厉擎苍都觉得时间太长了。

   “大家都陪着我们一起等呢,走吧,傅哥,我请你吃烧烤啊。”

   “算了,我今天要早睡,我也想要一个女朋友。”

   在地下停车场,傅遇竹拎着自己的化妆箱上了自己的车。

   他又不傻。

   怎么可能真的去当电灯泡?

   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 厉擎苍打开车门,叶甜心正准备上车时,乔姣小跑了过来。

   “厉少,叶小姐。”

   乔姣思前想后,还是决定来道个歉。

   春雪、歌王的前车之鉴,她还是要牢记的。

   “对不起,刚刚的我,很抱歉。”

   厉擎苍不说话,沉默的看着乔姣,叶甜心笑了笑,“没事,我们不会这么小气的,祝你工作室生意兴隆。”

   “啊,谢谢。”

   乔姣站在原地,看着叶甜心和厉擎苍站在一起时,便觉得二人是男才女貌。

   “再见。”

   厉擎苍开车走后,乔姣苦中作乐的想,幸好自己没有撕叶甜心,若不然的话,只怕事情会变得更加棘手。

   “厉哥哥,乔姣这个人,情商很高哎。”

   叶甜心想到乔姣肯放下身材来道歉,就比春雪高了那么多档次。

   “娱乐圈里的,那个不是人精,像春雪那种出名太早,被人捧成习惯后,就放不下身段了。”

   叶甜心笑道,“那厉哥哥,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是春雪啊?”

   “哦,对了,春雪后来是出国了?”厉擎苍问。

   不提春雪,叶甜心又忘记了春雪的下落。

   “不太清楚,之前听说春雪在国外拍了一部电影。”叶甜心微微沉吟了一下,“不过,大概是电影没有时间上映,之前她的电影换成了一个高丽国的女星出演了。”

   春雪对于厉擎苍和叶甜心来说,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。

   只是,二人皆没有想到。

   这个春雪,以后还是成为了她们的大麻烦。

   “甜心,你知道小叔和小婶并不是真的在吵架吧?”

   叶甜心看着厉擎苍,脆声道,“我爸后来才告诉我,我之前还以为他们是真的在吵架,我吓了一跳呢,厉哥哥,你说,我们这一次能把藏在暗处的毒蛇引出来吗?”9uuapp下载官网安卓

标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