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k附近的一家咖啡厅,乔奕驰见到了姚仲天。

来的路上他心思重重,不知道姚仲天找他是为什么,可隐隐觉得,应该跟姚书宴有关。

果然,短暂的寒暄之后,姚仲天说的话让他很震惊,他说,希望tk集团可以拿下蓝山这个项目。

然后,他递了一叠文件过来,乔奕驰打开看了,很是震惊,那居然是姚氏的关于蓝山项目的竞标案。

乔奕驰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,然后问姚仲天,他是什么意思。

姚仲天叹了口气,说:“倒是没什么意思,就是觉得现在的姚氏,日化行业刚刚趋于稳定,暂时不适合承接这样大的项目,既然姚氏想主要投入日化行业,我便不希望顾此失彼,但tk不一样,tk拿下这个项目,应该轻而易举!”

乔奕驰笑:“你们的竞标方案,很优秀,我并不觉得姚氏没有机会,更何况,正因为tk几天涉猎广,许多项目投资商会考虑重视度问题,反而会避开我们这样的企业,去选择和姚氏这样有实力,又能全权相顾的公司合作……”

姚仲天笑:“也许吧,但是,作为姚氏的总裁和董事长,我诚恳的,不希望姚氏拿下这个项目,姚氏若是退出,这个单子,应该非tk所有吧……而且据我所知,虽然科宇的这个年轻女总裁,最近和书宴走的近,但她的父亲,也就是这个项目的真正投资人,看重的其实是tk,我相信乔总应该明白我的意思……”

乔奕驰自然明白的,而且宋衍生此前在国外,还跟陈佳媛的父亲,有过一面之缘。

所以于宋衍生来说,这个项目,tk无论如何需要争取一下的,否则,各方面都难看。

乔奕驰没说别的,也没拿走那个项目竞标方案,只说了一句:“tk集团会尽全力争取,但最终科宇选择谁,还是要靠彼此实力!”

姚仲天只淡淡的笑,没有说什么。

漂亮花丛里的小美人吊带长裙文艺写真

两人分别时,乔奕驰作为晚辈,送姚仲天上车。

车门关上之前,他还是好奇的问了句:“姚总,您不希望姚氏在书宴的带领下,发展的越来越好吗?”

姚仲天眯着眼睛,眼眸之中深沉而凝重。

片刻后,他说:“我自然希望姚氏发展的越来越好,但我更希望,那种发展是在我的掌控之下!”

车门关上,姚仲天走了,乔奕驰站在那里,拧着眉头久久不语。

那天,距离蓝山项目的招标,还有不到一周。

乔奕驰心里有点乱,很想找姚书宴聊一聊,可是,聊什么?

问他是不是一直被姚仲天控制?

还是问他是不是想利用陈佳媛摆脱姚仲天的控制?

可是,若是姚仲天知晓了这一切计划,他又怎么可能成功?

不但不成功,甚至可能被姚仲天彻底踢出局!

那一定不是姚书宴想要的结果,那样会毁了姚书宴。

乔奕驰心疼姚书宴,可他并不能做些什么。

姚书宴作为姚仲天的继子,这种相处模式,必然已经很多年。

那是固若金汤的存在,不是轻易就可以打破。

那天回去,乔奕驰的心情不算好,也很沉默,沈酒儿和他说话,她还兴致缺缺。

沈酒儿凝眉,说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工作上不太顺心?”

乔奕驰并不喜欢将工作中的烦恼,带入家庭中。

他摇头:“没什么,可能是快要到招标日了,有点紧张吧!”

沈酒儿听着就想笑了:“你还有紧张的时候,而且就为了个项目,不是吧!”

乔奕驰笑:“自然会紧张,公司承接的每一个项目,都是一种投资,而且这种投资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能了的,那是一大笔钱,若是失败了,公司可要赔钱的!”

沈酒儿撇撇嘴,她可不信tk集团会赔钱。

乔奕驰也不想多说,笑着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我有点困,我们去睡觉?”

沈酒儿本想说不要,但想着乔奕驰或许真的是因为工作太累,也于心不忍,最终点头答应了。

最近几天,两个人睡在一个房间。

是乔奕驰提出的,她说希望自己一睁开眼睛就能看见沈酒儿。

沈酒儿思虑之后,答应了,毕竟乔奕驰说,他打地铺睡在地上。

香港之行,两人的灼灼之心没有付诸实际,回来后有不少天了。

倒是一直没有再提起过。

彼此都很默契的选择了回避。

或者此时此刻,彼此享受工作的忙碌,给彼此偶尔的慰藉,这种感觉,更加撩人。

不过期间有过一次意外,就是沈酒儿半夜睡的不老实,一下子从床上掉在了地上。

她第二天一早醒来时,发现自己靠在乔奕驰的怀里。

而乔奕驰还在睡,没有醒的迹象。

她想偷偷起来,但乔奕驰却将她抱得很紧。

沈酒儿有点囧,她睡觉其实挺老实的,只是昨晚梦到在跟人打架,才一个不小心……

不过乔奕驰醒来后,只是对她柔和一笑,在她鼻尖上亲了一口,说了一声:“早安”,没有做别的。

之后,他生了个懒腰起来,说时间还有,让沈酒儿再睡会儿。

他出去做早餐……

沈酒儿之后窝在被窝里想了很久,是不是自己没有魅力?吸引不了乔奕驰?

可她的身材和相貌,应该算是很不多的了,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……

所以乔奕驰是为了什么?

在沈酒儿又胡思乱想一阵之后,突然想到了个严重的问题……

乔奕驰莫不是……不行吧!

沈酒儿只觉得脑子一热,炸了!

……

之后几天,乔奕驰依旧忙碌。

而沈酒儿,忙碌至于还在瞅着乔奕驰的身体问题。

这个男人,看着身高腿长,人模狗样的,一点都看不出哪里有毛病?

可仔细想想,这么多年他身边没有女人,她来他这儿时,也没有发现任何一点女人的痕迹。

一个样貌不错,身材不错,有钱有地位的人,为什么没有女人?

难道不用解决……那个啥需求吗?

真的发现,有些东西,真的不能往深了想,想想就是细思极恐!豆奶视频ios下载

标记